拉力机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拉力机设备
热门搜索:

新疆个人信息泄露是网络诈骗罪魁祸首【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09 18:06:20阅读:来源:拉力机设备

新疆网讯 (记者刘青霞报道)孩子出生不久,百日摄影、月嫂护理等电话就纷至沓来;买车不到一天,多家保险公司的电话便如期而至;办假证、卖楼盘、推销旅游产品等此类广告短信,几乎每个人的手机都收到过。如今,很多素未谋面的人却清楚地知道我们的手机号码,甚至还能说出我们的家庭住址、成员,甚至账号和密码……

这些信息是如何泄露出去的?个人信息泄露后面临哪些风险?

到医院检查、去银行办信用卡、在网上购物……生活中有太多时候需要填写手机号码、住宅电话、通信地址、邮箱等个人信息。当这些个人信息被无意或恶意泄露之后,就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推销产品、电话骗局、骚扰短信便纷至沓来。

不法分子掌握公民个人信息后,可以用来干什么?答案显而易见—直接买卖非法获利或利用一些基础信息开展非法调查,进而获取更多信息,甚至衍生出电话、网络、短信诈骗,非法讨债,绑架勒索等犯罪。

3月30日,记者通过公安局、法院了解到几起涉及个人信息的案件。

2014年12月,乌鲁木齐市公安局高新区(新市区)分局破获一起冒充公检法工作人员电话诈骗案件,共抓获嫌犯9名,涉案金额20余万元。

警方在该团伙办公场所查获了一纸箱的个人信息资料,这些资料都为新疆籍居民的,其中包括姓名、家庭住址、手机号、家庭(办公室)电话等,涉及数千人。

据嫌疑人交代,资料是从网上廉价购买的。

2014年10月13日,沙依巴克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8人倒卖公民个人信息的案件。

社会人员曾某等4人未经工商注册,各自成立了一家公司,然后四处打广告承接“婚姻调查、寻人定位、债务清收、欠款追讨”业务。

曾某等4人通过方某和冯某,联系到乌市两家通信公司的后勤保障部员工吴某和客服中心员工汤某。

2011年3月至2013年9月,方某利用吴某在通信公司工作的便利,非法调取公民个人移动话单57份,其中包括通话详单80108条、短信18958条,然后转卖给曾某等人。从2010年5月至2013年9月,冯某利用汤某在通信公司客服中心上班之便,非法调取公民通话详单7384条、短信296条,并转卖给曾某等人。

2013年8月31日,警方在查办其他案件时,发现曾某等人存在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遂将几人抓获。

2014年4月24日,乌市一家银行工作人员向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报案称,有人盗用他人信息,利用信用卡恶意透支1万多元。

民警在对该行2013年下半年到2014年4月间的信用卡信息进行核查时发现,其中有一批信用卡均出自同一个办卡流程,办卡人提供的资料很相似,主要是陕西、河南等地的户籍资料。

这些办卡人都没有来过新疆,也没有在新疆居住和办理户籍。经查,这是一个专业信用卡诈骗团伙所为,两名嫌犯是兄弟关系。

经查,2013年7月,哥哥吕某让弟弟王某使用“杨涛”的身份证,分别在乌市克拉玛依东路和天津路各租了一个办公点,对外宣称公司名称为新疆某投资理财有限公司。之后,吕某让王某从网上以50元至200元不等的价格购买他人身份证200多张。从2013年7月起至2014年4月,二人冒用他人身份证先后办了240多张信用卡。

两名嫌犯落网后,警方从他们的住处查获130余人的身份证复印件。

“这是西北五省近年来最大的一起信用卡诈骗案。信用卡的信用额度最高5万元,最低5000元,其中85张信用卡已被恶意透支合计168万元,钱基本上已挥霍完,还有158张信用卡已被激活,但还没来得及套现。”办案民警说。

电话、网络、短信诈骗犯罪团伙日趋专业化、产业化。在公安机关不断加强打击的情况下,为何还会出现这种情况?

“原因很简单,不法分子可以廉价、便利地获取公民个人信息,这给诈骗案件提供了很多机会。”自治区公安厅刑侦总队重案支队支队长高兆毅说。

新疆仕诚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康明远认为,当前,对个人信息的保护条款散见在众多规范性法律文件中,内容缺乏统一性,相互间也缺乏衔接,对各种权利的界定并不明确。

纵观危害个人信息安全的案件,一些单位的员工成为“内鬼”,以非法提供、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公诉。

“不难看出,贩卖个人信息的不过是些小角色,信息的主要源头是能够拥有这些信息的机构。”高兆毅说,现实生活中,除了刑法所规定的主体之外,房地产公司、物业公司、教育辅导机构、酒店等机构,往往有机会接触、掌握大量公民个人信息,这些行业虽有系统内部出台的关于个人信息的查询规范、查询电子信息备案及保护工作意见,但由于部分从业人员法律意识不强且规范执行不到位,因此成为个人信息泄露的“重灾区”,且这些主体没有被纳入刑法规定的范围之内。

“我认为,涉及源头的部门和公司,都应该反思在公民个人信息保护上存在的漏洞。当前,我们亟待解决的是加快个人信息保护的立法进程,加大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包括对滥用个人信息者如何制裁、由什么机构负责执法等。”康明远说。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任超]

(责任编辑:HN666)

信托公司

什么是信托产品

加盟行业客户资源